2007年6月14日 星期四

<印新紀行>給印度廿年,世界會是印度的(6.12之二)

馬英九口述,羅智強整理 2007.6.12於印度.新德里

圓環上的孟加拉貧民窟

由於我們在印度的行程,以拜會座談為主,所以活動範圍差不多是以下榻的飯店為圓心,然後在定點間往返。飯店附近有個圓環,大家進進出出飯店都會經過,這個不算大也不算小的圓環,來自孟加拉的民眾在這裡簡易地磚石泥土築成矮牆,然後上覆一片鐵皮就算是一個「溫暖的家」,聽蘇明說這樣的貧民窟,在新德里有好幾處。孟加拉的貧民,把家同時當成養豬與撿垃圾的集散地,他們也很樂意幫你打零工,一天的工資只要一百盧比(約新台幣七、八十元)。
##CONTINUE##

車上有朋友問導遊蘇明,難道印度政府對這些孟加拉難民沒有辦法嗎?蘇明遲疑了一下問:「辦法?」

印度人是人,孟加拉人也是人

「在市區裡這樣的貧民窟對都市觀瞻不好,沒有想過把他們遷到別處嗎?」

蘇明回答:「把他們從這裡趕走,他們還是會在其他的地方蓋貧民窟,有什麼差別呢?」

「既然他們並不是合法的移民,沒有想過將他們送回孟加拉嗎?」

這時蘇明說了一句讓大家心頭都為之一震的話:「印度人是人,孟加拉人也是人,他們在這裡生活並不好,可是回孟加拉可能會更艱難,為什麼要送他們回去呢?」這個話題,便在蘇明這句聽來沈重的話語中結束,但我心中盤繞的卻是另一個問題,這中間其實存在著許多「道德難題」,對任何主政者來說,類似這樣的道德難題的處理,永遠是最困難的問題,但若遇上了卻仍必須面對解決。

四十多度高溫下席地而睡的民眾

印度的街頭,常常可以看到衣衫襤褸的民眾,隨便找個樹蔭就席地而睡,有時還會看到剛出生的小嬰兒,含著奶瓶躺臥在路邊的草蓆上。要知道,那可不是在春颸柔柔或秋風沁涼的時節,那種在蔭涼處徜徉於自然的浪漫小憩,我們來到印度時,氣溫四十多度,各地都傳出受不了熱浪侵襲下熱死人的消息。這些人在高溫赤日下席地而睡,多半是因為沒有可以歇腳休息的地方。

街頭上有一些乞丐,蘇明說,他們中有許多是習於流浪的吉普賽人,穿著他們的傳統服裝,一邊行乞,還會一邊表演一些特技,或擊鼓跳舞,或表演軟骨功夫,有一次,我們的車子在等紅綠燈時,一個大約只有四、五歲的小朋友,在車前面連續翻三個筋斗,在馬路上做如此危險的動作,讓我不禁為他揑一把冷汗。

給印度廿年,世界會是印度的

我很專注地觀察這些城市的細微之處,描寫這些在印度實際看到的所見所聞,不可否認的,新德里在許多方面,離台北都還有一段差距。但大概是被這二天我所接觸到的印度朋友的樂觀所感動、影響,我心中有個聲音,印度會克服他們現在遇到的問題,不斷地蛻變、成長、前進。

在飯店和一位印度朋友聊天,我把我在新德里觀察到的點點滴滴告訴他,他告訴我,印度現在仍有許多待努力的地方,但如果比較十年前、二十年前,我今天在新德里街頭看到景象,已經是一種「不可思議的進步」。他充滿信心的告訴我:「我可以篤定地告訴你,再給印度廿年,世界會是印度的世界。」這樣的雄心與豪情深深地震撼著我,這樣的自信將是印度最重要的進步力量。

2 則留言:

小豬 提到...

小馬哥 你好:
看到你這篇文章中 那位印度人所說的話"給印度20年 世界會是印度的" 試問今天有多少個台灣人能夠有此雄心壯志 能夠如此豪邁的說出同一句話? 我真的不敢想像
還記得大概是84年左右吧 當時的經濟部長江丙坤先生曾經說過這麼一句話"台灣人再不知足&惜福 20年後 台灣會變成第二個菲律賓" 在當時這句話給了我很強烈的震撼 我也曾想過可能嗎?(我剛好在84年造訪2次的菲律賓)我也相信在當時一定有很多人罵江部長"瘋子" "觸霉頭" 不過 這麼多年來我一直把這句話謹記在心 也督促自己要努力(至少 我不能跟著沉淪).
如今時間已經過了11年整 你是否有感覺到台灣好像真的有第二個菲律賓的雛形 政治面的不穩定 經濟面的百業蕭條 新聞報導每天上演同樣的戲碼 說真的還有點像菲律賓的情況
相信現在絕大多數的台灣人引領而望 期盼你2008當選總統之後 把台灣帶向另外一個經濟的高峰 也希望在你的執政之下 我可以很豪邁的跟其他國家的朋友說 "世界是台灣的"
我期待中!!! 等你來幫我實現這個心願

fm3a 提到...

我也覺得臺灣人民現在缺少的就是這份豪情壯志,自己與身邊周遭普遍都是二十多歲,踏入或即將踏入社會的新鮮人,雖然經濟與大環境不見得如此惡劣,但或許是因為普遍對前景不看好,使得大家對未來皆抱持著不確定感,缺乏印度人的那份自信,願小馬哥真的能帶領大家重新讓臺灣昂首闊步走出去^^